中药性能数据库 药酒配制数据库 中成药数据库 中药外治数据库 古代方剂数据库

对《思考中医》之思考(13)

十二、中医教育的核心问题

关于中医教育,《思考》设专篇予以讨论,足见刘教授对这个问题的重视。他认为,“我们所采用的教育形式、教育方法,基本上与医科大学没有什么差别。大家现在同时学两套书,既学中,又学西,从形式上大家想想有什么区别呢?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所谓的现代中医教育,实际上是模仿了现代医学的一种教育。”(P19)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并非完全如此。在西医院校安排学习的那一点点比较基础的中医知识,想让这里的学生对此感兴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中医院校就不同了,中医课程比重大,作为重点考试科目你想不学也不行,但中医院校大多数学生对西医的兴趣同样不减,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至于学到什么程度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为了牢固树立以中医为主导的学习思想,围绕中西医课程的设置是三七开,还是四六开,中医院校曾有过一些争论,但大体保持在这一范围之内。最有创意的是,1985年建立的民办南阳张仲景国医学院开办了6年制中医少年班,旨在少年时期深深打上传统中医的烙印(该校1992年被撤销),但这种培养纯中医人才的模式并未引起中医院校的认可和效仿。

有感于蒲辅周老中医15岁随祖父习医3年后,即独立开业行医,而现在中医院校的学生学医4年还困惑糊涂,刘教授认为,“现代中医教育路子,只是一条培养造就下工的路子”,(P26)强调中医教育应采用师徒相授的模式(P27)。在中医界提倡师带徒,无疑是可取的。但师带徒的方式可多种多样,临床医师传帮带,指导教师带研究生,国家省级名医带高徒,均是师带徒的具体方式。这三种模式的师带徒都在实施当中,起到互为补充的作用。可见,情况并非刘教授所宣染的那么严重。至于强调十几岁跟师学医,这种模式的师带徒有可操作性吗?张仲景国医学院在运作期间开办6年制中医少年班,可能也是基于这一想法,最后却夭折了。尽管具体原因尚不得而知,但一些问题仍需思考:(1)生源从哪里来?如何保证把素质好的学苗招进来?我们知道,让孩子读正规和名牌大学是每一个家庭的愿望,故把孩子送到中医少年班是家长的首选还是无奈,直接关系生源的质量。(2)培养此类学生的定向目标是什么?课程设置是纯中医(包括传统文化),还是兼顾其他课程?知识结构是否合理?它与中医院校有何区别和优势?(3)师资队伍如何?是到处借用正规院校的老师,还是建立一支门类齐全、素质好的自己的师资队伍?这是保证教学质量的基本前提。(4)学生毕业后去向哪里?社会认可程度如何?说的实在一点,毕业分配情况如何?诸如此类,均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因此不能认定这是一条培养上工的路子。那么象刘教授想象的那样,不进学校,十几岁跟师学医,那是古代读私塾的培养方式。如果搞这种意义上的师带徒,学生是否需要学习其他方面的知识?假设需要,具体到哪里学?倘若不学,这样的学生如何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可以想见,把中医教育拉回到传统的培养教育模式,既没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又不符合教育发展的基本规律,因而没有可操作性。因此,中医学继承发展的好坏与现实中医院校学生培养模式没有关系。借以全面否定现代中医教育,罔顾事实,实不足取。

在教育模式之外,刘教授非常重视中医院校学生的素质,他引用自己师父的话说:“中医不是一般人所能学的东西,必须清华、北大这样的素质的人才有可能学好中医”,“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高素质的人对中医不屑一顾,低素质的人压根儿又学不好中医,所以,其不废绝,为已幸矣!”(P40)因为这里强调了学苗的基本素质,应当说,这一说法尚有一定的道理。在我国现有教育体制下,无论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和研究生,各个阶段都存在学生的基本素质问题。学习素质好的高中生都去报考包括清华、北大等名牌大学,而大学是分档次的,并通过分数线明显拉开,故而不同大学的学生素质是不同的,这个素质直接影响其后续的学习方式、思维能力、观察能力、逻辑思辨能力、分析解决问题能力和知识水平。无论我们是否有勇气承认这一差距,差距是客观存在的。而我认为,只有承认这一点,才会知不足而奋起直追。但是,把中医学的兴衰押在学习中医者素质高低上,埋怨高素质的人不来学习中医,则是片面的。我们应当思考的是,为什么素质高的学生都去考名牌大学了,很少有人选择中医院校呢?刘教授认为,“高素质的人为什么瞧不起中医?这与环境的关系很大。现在大家身边所感受的都是现代文化的气息,都习惯了用一种文化视角看待问题,所以,从感性的层面讲,很难产生对传统、对中医有利的动力。”(P41)所谓与环境的关系很大,不过是一个托词。说直白一点,两个分数线差距很大的大学,凡是高素质的学生大多都会选择高分数线的名牌大学,一般不会降格以求。为什么中医院校的录取分数线大多处于低位,单纯从外部找原因,是于事无补的。关键在于,这个学校和这个专业对学生是否有较强的吸引力。客观地说,从科学的角度,中医学尚未加入科学共同体;而作为医学,中医学给大众的印象基本上属于传统文化,而《思考》全书不仅如此认识,还全部从传统文化的角度解读中医经典和《伤寒论》,倘若如此,去学文科好不好呢?面对这样的学科和学科地位,难道不会影响学生和学生家长的价值取向吗?!更何况刘教授极力推崇少年阶段师带徒的培养模式。

此外,刘力红找到中医教育另一个重要问题,即把经典变成了选修课。他认为,有了师承这个条件还不够,“还应关切和体悟她(中医学)的科学层面、哲学层面,以及艺术层面。而要真正地做好这一点,不借重经典是不行的。”(P34)关于中医经典,刘教授是百分百地相信和虔诚坚守。而我们的研究表明,中医理论确实存在不容忽视的历史局限性,并在相关文章中予以系统阐述。因而,中医经典需要学习,但绝对不能盲从,不分精华糟粕全盘接受。当然,在没有完全实现取其精华,除去糟粕的情况下,学术界必须保持必要的表面张力,一方面要努力学习经典,掌握要领精髓;另一方面应大胆理性地质疑经典,敢于推陈出新。至于对经典作为必修课还是选修课,其一要看《中医基础理论》是否全面摘取经典之精要;其二要根据本科、研究生不同层次的需求选修甚或通读;其三针对经典应当持有正确的学习态度。应综合各种因素做出合理的选择,而不是一刀切。说到这里,有必要谈一谈统编教材《中医基础理论》。

在建国初期,中医院校初创阶段,整理、归纳、梳理中医传统文献,编写中医基础和临床各科教材,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在当时的条件下,全面提取传统中医学精华,编写一部知识齐全、结构合理、条理清晰、层次分明、逻辑性强、析理透彻、深入浅出的《中医基础理论》,是比较困难的。对此,后学者应当对当时所做的这一开创性工作心存感激。不过需要指出,在编写过程中不经意把编写者的认识植入相关教材中,导致现代中医学一方面继承了传统中医学,另一方面又用编写者的认知结构改造了传统中医学。表现最为突出的是,用现代哲学的对立统一规律修改完善中医的阴阳学说;用整体观替代依靠象思维建立起来的天人相应思想;以病因、病性、病位和邪正消长转化的内涵定义“证”,改变了证作为疾病的临床表现的原有属性,在《素问.至真要大论》病机十九条确立的病机之外,推出一个与之重叠的术语,于是,以辨证论治替代审机论治,混淆了中医临床的诊疗术语和理论[1、2],至今尚未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

综上所述,讨论中医教育问题,大多从外在方面找原因,做一些表面文章。人们不想也不愿意触碰中医学自身的问题,因而在中医学的科学属性和文化属性方面一直争论不休。试想一下,这些根本性问题未曾解决,其他任何方式的调整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参考文献

[1]梁茂新,郑曙琴.《中医基础理论》基本概念内涵的嬗变,中华中医药杂志,2010,25(2):170-173

[2]郑曙琴,梁茂新.建国初期中医理论核心概念研究的得失,中华中医药杂志,2011,26(1):180-182

九九中医资讯网(www.99zyzx.com

3 条评论

  1. sophiachen | #1
    2013 年 4 月 2 日 at 上午 9:47

    中医学生的教育思路决定着中医学子未来的前途,更决定着中医药事业本身的前途,传统的师带徒路线的确有很多益处,但是在现代教育和社会对人才关注方式的大环境下,师带徒的模式必然会受到就业单位一定的排挤,学历风是每一个学子不得不重视的现实问题。另外,没有系统的学校教育作为一个平台,也很难实现中医教育教学思路的规范化,很可能导致中医传承的过多百家争鸣,亦有可能出现从前秘方不传等文化流失现象。

  2. mingkongxin | #2
    2013 年 4 月 8 日 at 下午 5:01

    我的担忧和几点建议

    广州中医药大学 邓铁涛

    中医泰斗邓铁涛一直关注中医事业的发展,他近年不断撰文和发表言论,推动内地在中医药法规、教育、学术等多方面的探讨和改革。最近,这位全国名老中医以「我的担忧和几点建议」为题,针对当前中医人才培养和「有毒」中药等问题,畅所欲言,真情建议,具指导和参考价值。本刊摘录其中精华以飨读者──

    解除西医模式的束缚几十年来,中医在医、教、研、药各方面,都以西医的模式为准绳。现在看来,这一模式对中医之束缚多于帮助,因此,必须按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观点对中医重新做深入的研究和整改。 现在的中医医院已越来越不姓「中」了。一壶中药可有可无,成为摆设,中医院宁要西医院校本科生也不要中医硕士生。中医教育也存在问题,原卫生部部长崔月犁说:「中医大学培养出来的本科生是两个中专的水平。」

    上海中医药大学的一位博士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医院校的硕士生做实验到细胞水平,博士生做实验到基因水平,这种中医还是中医吗?」可谓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医教育的病根就在于以西医模式办中医教育,难怪有人说有些中医博士不会用中医治病! 中医硕士、博士英语必须达到四、六级,但医古文水平可以不管。教授、主任医师之职称评定,必须考外语,后来中医毕业生已不需考医古文了。

    有些博士生写的汉字简直使人烦恼!说明中医之教育已远离中华文化。请问一个高学历的中医,他的学术源头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呢?机械地用西医教育去培养中医之才,南辕北辙,如此下去,这样培养出来的硕士、博士一旦居于领导地位,按他们的理念办中医事业,则中医之消亡指日可待了! 一言以蔽之:以西医学之模式办中医药事业,是对中医药学执行「酷刑」也。

    不能草率判处中药「死刑」这里主要谈谈关木通问题。外国人用含关木通之药长期服用以减肥,出现肾衰,便大肆宣扬中药关木通害人,而不追究服药不当而归罪于关木通含马兜铃酸,目的是借机以排挤中药。我国药监部门屈从于西方,舍弃中医之理论,竟将关木通列入禁药。类似的情况最近又株连到青木香等药,这是中国医药的一种自杀行为。

    《中华本草》644页的「关木通使用注意项」中写道:「内无湿热及孕妇慎服。关木通用量过大,可引起急性肾功能衰竭,甚至死亡。」写得再明白不过!病人出现肾衰不应归咎于使用含关木通的中药,而应用法得当。禁用有效的中药,这是愚蠢的行为,为何还加罪于凡含有马兜铃酸之药呢?以至青木香等也不能用。请看看西药,造成儿童聋哑的主要致病原因之一是由于抗生素的副作用,抗生素过敏可以致人于死地………我就有几个朋友死于青霉素针下。为什么西方没有因此禁止使用抗生素,而今短短两年,在中国却已有3味中药被处以死刑了呢?

    「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以供医事」。(《周礼?医师章》)有毒的药何止关木通!《素问?五常政大论》:「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如果凡药之有毒者都不能用,则中医可以休矣。

    中药有中药之理论,有炮制学之应用,今天把中医药的理论与经验都一笔抹杀,惟西方之命是从,则中医药前景令人担忧。 中医人才首先应相信中医中医发展人才是根本,中医高等教育必须培养出合格的中医。像外语评级一样,除了各科考试必须合格之外,另设3级中医综合考试,一级考中医基础理论及中药,方剂诊断。中药要记400~500味,方剂要记300~400首,舌诊、脉诊要考实际操作。二级考「四大经典」及辨证论治,其中辨证论治也可用病案分析的方法。三级考临床测试,可于实习后期面对病人临证诊治。

    研究生教育,应以中医临床型为主,兼及其余。现在全国以至全世界最欠缺的是有真本领的「铁杆」中医,即中医理论与临床技术都过得硬的高水平中医。因此硕士、博士生的教育,除少数搞实验研究之外,绝大多数应是中医药临床硕士或博士,以便不断提高中医的临床水平。只有培养成千上万这样的「铁杆」中医,才能满足二十一世纪中国以至世界人民的需求。 当然,如果一个「铁杆」中医的外语和西医都达到较高的水平,并能运用新科技与中医药相结合进行临床研究与实验,以振兴中医,这样的人才越多越好,但他首先必须是一个「铁杆」中医!

    • proliang | #3
      2013 年 4 月 9 日 at 上午 9:32

      因所处角度、从事专业、知识结构等不同,关心和发展中医的态度和做法均会有所不同。对《思考中医》作比较全面思考,旨在说明按照这一思路和方法继承和发展中医存在的根本问题。另一方面,在“病证研究”等栏目,同时分析了所谓中医现代研究存在的重大问题和弊端。如果这两方面的问题不解决,中医教育便无从谈起。科学总是在不断充实和完善中前行,在否定之否定中不断上升到新的高度。一层不变、铁板一块的东西是没有的。

用户评论

评论说明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您的每一条建议或意见我都会认真对待
  • 请不要发布与本站无关的话题